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致命一击

作品:都市之变身霸王龙|作者:淼淼君|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11:53:00|下载:都市之变身霸王龙TXT下载
  陈赫又饥又渴,眼前已经有金星浮动,脚步开始趔趄,他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正一声一声地加重,如一台超负荷的风箱。

  这是变身带来的后遗症,变身霸王龙虽然加成可观,但消耗也是极为巨大,仅仅五分钟,变身带来的影响就已经逐渐显现。

  但是他必须坚持住,还有五百米,只要穿过这片樱树区,外面的路上就有一辆全副武装的装甲轿车等在那里,只有把怀里紧紧保护着的这个点钞机送进装甲车,自己的任务才算完成了大半。

  五分钟前的那一枪究竟从哪里打出来的?在紧张地撤退途中,陈赫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行动组到现在还没有传回消息,说明杀手仍没有找到,风险依旧存在。

  “年轻人,不要紧张。”身下的点钞机缓缓说道。

  陈赫无暇搭理他,他知道老板的意思,害怕自己的变身早早消失,扛不住这最后的五百米,多年的训练不是白费的,五百米不是问题。

  “大熊,注意防护空挡。”陈赫提醒了一声一直紧紧靠在自己身边的方晋,方晋的变身是一只棕熊,自己能够为点钞机提供90%的全面防御,最后10%的空隙只能依靠方晋来保护了。

  “收到,老大。”方晋短促地回答了一声。

  两边的樱树从里,陆陆续续钻出好几个人影,公司的副总裁蒋旭,公关部的邓玥,销售经理冯志文,还有几个陈赫不认识的人。

  这些家伙满脸失魂落魄的表情,经过仔细打理的头发横七竖八地耷拉着,身上的衣服歪歪斜斜,他们看见陈赫,一个个如释重负地靠拢过来。

  “外围组在干些什么?”陈赫低声怒吼,“小刚、李侠,拦住他们!”

  小刚是跟在他们后面的樊成刚,此刻变身为一片钢甲,听见陈赫的命令,急忙加快速度赶了上来,但是他变身后的速度太慢,眼看着人群汇拢到了变身霸王龙的陈赫身边。

  李侠的变身是盾牌,正在前方开道,听了陈赫的命令,略微犹豫了一下,不远处就是樱树区的出口,黑色装甲轿车的轮廓依稀可见,几位变身枪手环绕在左右。

  他一定觉得,目标马上就要就位,在这个时候耽误时间,不太值得,陈赫身边聚拢了一帮人,严重影响了他前进的速度,他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守护住身下的点钞机。

  “小心!大熊!”陈赫喘息着,汗水顺着额头流下,心中的不安愈发凝重,他仰起硕大的头颅,越过樱树的树冠,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近了,400米,300米,200米……,陈赫恨不能把身前阻挡的蒋旭踩成肉泥,不过,这小子可是点钞机的儿子,自己只能心里想想。

  只剩最后100米了,陈赫勉强维持着变身,每一步迈过去,脚下都是一个湿湿的掌印,呼吸越来越响,眼前的景物开始出现了重影。

  “砰”枪响了,就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轰然落下,陈赫一个愣怔,紧张地看向自己怀里的点钞机。

  一颗子弹击碎了点钞机送钞票的入口,击中了机器内部感应钞票的探头,从顶部飞了出去,那里正是点钞机的致命位置。角度刁钻而诡异。

  点钞机不停闪动着,那是正在恢复人形的表现,陈赫呼啦一下瘫倒在地,感觉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朦胧的视野里,变形枪手呼叫着冲了过来,人们看见了点钞机的惨状,尖声惊叫。

  “没用的家伙!”蒋旭狠狠地推搡着陈赫。

  “快送医院急救!”陈赫用尽力气断断续续地叫着。

  几只手从陈赫身下扒出他紧紧护卫着的点钞机,此刻已经恢复了人形,是一位身穿礼服、个子矮小的白发老人,子弹从他的颊边射入,额头射出,两个血洞触目惊心。

  “快送医院!快送医院!”蒋旭似乎也惊醒了过来,一叠连声地尖叫着,无数的人影在陈赫面前晃动。

  “人太多了,哪里来的这么多人?”陈赫兀自未从刚刚的角色中摆脱出来,他的工作就怕人多,人多了就乱。他一边念叨着一边掏出注射器对自己进行皮下注射营养液。

  刚才的消耗太大了,他必须紧急补充,否则连站也站不起来。

  “全部交出自己的武器、手机、营养液、工作牌。”内审组组长乔山明面无表情地站在防卫组办公室的门口,几个内审组的小伙子冷冰冰地捧着塑料托盘走了进来。

  防卫组14名成员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屋子的最里端,一间独立的办公室里,陈赫默默地把自己的配枪、手机、营养液连同注射器,以及防卫组组长的工作牌摘了下来,搁在办公桌上。

  老板死了,担任防卫任务的防卫组必须进行全面审查。这是例行公事,陈赫之前已经要求过属下,无条件配合。

  只是那一枪好生刁钻,那个角度从上面是根本不可能击中的,而且,变身霸王龙提供的可是上方360度无死角的防护,这样来看,子弹只能从下面射入,如果是从下面射来的,那么那个角度……

  陈赫遽然而惊,他抬眼看向外面的防卫组成员。

  这种事情不要说防卫级别已经达到国家水平的瑞晴公司,既便是一个小警察局都可以查得清清楚楚,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陈赫皱紧了眉头,只觉匪夷所思。

  “陈组长,请跟我们来一趟。”一个内审组的小子冷淡地站在陈赫面前。对他的命令口气,陈赫没来由地便有些反感,这些才从变身学院毕业,毛还没长齐的小家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出了防卫组,往右拐是一个长长的楼道,拐过去上电梯,向下到负三层,出来后是一道两边有数扇紧闭大门的走廊,走廊尽头一扇门打开了,那里就是内审组。

  “陈赫,你为什么要谋杀老板?”乔山明的第一句话就把陈赫惊着了。

  “你说什么?是我杀了老板?”陈赫难以置信地反问。

  “致命一击的子弹是从你的枪里打出去的。”乔山明将陈赫的配枪扔在了桌上,陈赫一把拿了起来,不用仔细去看,就可以嗅到枪口那淡淡的火药味,毕竟,这一枪打出去连半个小时都不到。

  “这……”陈赫不禁懵了,他认真端详了一下配枪,确实是自己的,枪托底部有自己的姓名缩写“ch”,但是……突然他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防卫组的配枪制式都一样,不同的只是枪托底部的姓名缩写,那小子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枪换掉,自己有没有开枪自己最清楚。

  “我的枪被调换了。”陈赫看向乔山明。“老乔,你最了解我,在瑞晴防卫系统,只有你的资历比我高,我没有任何理由杀老板。”

  “有没有理由应该由我来判断,你该做的是说实话。”乔山明冷冷地看着陈赫,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实话?实话就是我从来没有刺杀老板,那一枪不是我开的!”陈赫瞪大了眼睛,觉得以前一直相处不错的乔山明异常的陌生。

  “啪”乔山明把陈赫的手机拍在了桌子上。

  “昨天一天,你和国兴的赵元通了四次电话,今天上午,就在第一次枪击之前,你又和他通了一次电话,我很好奇,你们在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乔山明问道。

  “赵元?”陈赫突然感到背脊发寒,他意识到自己落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没有说什么?昨天的四次电话,第一次他问的是我们今天会举行什么活动,我们的生物游乐园开园活动早就在宣传……”

  “……今天早上的电话,他是问我保安的内线配置,几个人最好……”说到这儿,陈赫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当他在接这些电话时,完全没料到,这就是一个圈套。

  赵元是他的战友,刚刚被国兴聘为防卫组组长不到半年,他打电话来向自己咨询,陈赫还是颇有些得意的。

  可现在。当他将这些问题说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些问题太小儿科了,一个国兴的防卫组组长不可能不知道。

  更要命的是,作为瑞晴的竞争对手,擅自与国兴的关键人物通话,是极其犯忌讳的事情,更不用说自己的老板刚刚被谋杀。

  “乔组长,我说的都是实话,赵元是我的战友,我没有太警惕……”陈赫哀求地看向乔山明,无力地替自己辩解。

  “你好好回忆一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相信你心里现在一定很乱,我也不愿相信你是叛徒,我们过一个小时再谈。”乔山明体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抬手看了看表,便叫人进来,把陈赫带下去。

  出了内审组,两边那些紧闭的大门都是内审组的临时监室,陈赫和乔山明合作,没少在这些监室里解决过大案子,有些监室的设计完全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对收监人的心理打击是全方位的。

  在生物科技突飞猛进的今天,尤其是变身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作为专门生产变身用营养液的企业,用日进斗金已经根本不能形容其盈利的速度,同时,这些企业的竞争也五花八门,残酷至极。

  从一支营养液可以维持一次变身到一支可以维持三次变身,每一次科技的进步,都意味着进步企业巨大的财富积累以及落后企业庞大到难以消化的库存。一步登天与咫尺地狱从未如现在这般直接。

  于是,企业之间的间谍活动呈现出了难以想象的繁荣局面,这种投入少,见效快的投资行为被每一家生物科技企业效仿,也产生了无数的经典案例,倒下的成为故事,崛起的化作传奇。

  作为晴天国最重要的两大生物科技企业,瑞晴和国兴就像一对天生的冤家对头,相互之间已经发生了数不胜数的侵略与反侵略、盗窃与反盗窃、渗透与反渗透的故事。

  陈赫没料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这些故事的牺牲品。

  “特么的,终日打雁,竟然被雁啄瞎了眼睛。”陈赫暗叹一声,不过长年工作的经历也让他迅速冷静了下来。

  现在最有利的就是,自己知道杀死老板的真正凶手是谁,只要打消乔山明对自己的怀疑,他就可以配合乔山明迅速破案,查出幕后的主使是谁,替自己洗清冤屈。

  至于辞职不干,陈赫想也没想过,每年七位数的收入,在晴天国,陈赫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工作了,除非去国兴,可进了国兴,也就意味着自己上了瑞晴的必杀名单,早晚为生死担忧,太难受了。

  陈赫一边想着呆会该怎样和乔山明解释一边机械地跟着内审组的两个小子往前走去,一个小时后的见面非常重要,只有打消了乔山明的怀疑,才能让事情的发展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下去。

  等等,这是在往哪儿走?陈赫愕然看着自己已经到了走廊尽头,来到了电梯前。这是怎么回事?不把自己关进监室,让自己回办公室?不会吧?如果是这样,说明乔山明压根就没怀疑自己。

  前景一片大好啊!这个老乔,特么的就知道吓人,待会一定得狠狠骂他两句……算了,还是等等吧,洗脱了嫌疑再说。

  三人走进电梯,陈赫瞪大了眼睛,看着一个小伙子按动了负十层的按钮。负十层?那是专门用来杀叛徒的地方,怎么会?

  陈赫整个头脑都不够用了,乔山明怎么敢?还没问出个结果,怎么就敢杀了自己?还有这俩小子,装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手底下杀过几个人?能杀得了我?

  不对,如果有人骗过了乔山明,买通了这俩小子来杀我怎么办?劳资的配枪都能给换了,先把劳资杀了,来个死无对证不要太容易。

  陈赫脑海中激烈地斗争着,如果现在逃脱,那就意味着他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再也没法重返瑞晴。可不逃,就让他们这么不明不白地杀了自己?这口气别说陈赫,谁也咽不下去。

  只要不杀了这俩小子,应该还有转圜的余地,等自己查出了事实真相,说不定蒋旭那小子要开欢迎会请我回来。

  不能下到十层,那里面的机关太多,一旦进去,不用这两个小子,我也得完蛋。渐渐地,逃亡的打算在陈赫的脑海里占了上风。

  “负6、负7、负8……”电梯上的数字一个个迅速地跳动着。